• <cite id="hbecx"><video id="hbecx"><tbody id="hbecx"></tbody></video></cite>
  • <acronym id="hbecx"></acronym>
  • <var id="hbecx"></var>

    <var id="hbecx"><rt id="hbecx"><small id="hbecx"></small></rt></var>
  • <code id="hbecx"></code>

    <output id="hbecx"></output>

      <output id="hbecx"></output>
      <code id="hbecx"></code>
      返回
      暴風帝國崩塌,市值從400億跌至18億背后發生了什么?

      導讀
      最近的暴風集團正處于風口浪尖中。7月28日,暴風集團公告稱,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,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。7月29日,受馮鑫一事影響,股市一開,暴風集團開盤就直接跌停,最終收盤價為5.67元/股,總市值為18.68億元。7月30日,暴風股價下跌的勢頭依然沒有改變,至下午1點38分,股價為5.10元/股,總市值16.81億元,距其巔峰時期400億元的市值滑落超9成。

      640.webp.jpg


      暴風影音曾是中國視頻行業的一支新銳力量,馮鑫的暴風集團核心業務之一就是暴風影音。暴風集團于2015年3月份A股上市,被稱為“妖股”,40天里,36個漲停板,股價從發行價7.14元暴漲至307.56元,在2015年5月21日盤中創下327.01元的歷史記錄,較發行價上漲45倍,總市值超400億元。而暴風集團創始人、董事長兼CEO馮鑫個人身價在當時也一度達到58億元。


      從最輝煌的400億跌至現在的18.68億,按照如今暴風的股價來計算,馮鑫的身家不足5億元,與當時的58億相比縮水了將近11倍。

      出事或與收購MPS有關


      據了解,馮鑫此次涉及的是經濟類刑事犯罪,其被采取強制措施最可能與其投資合作的光大旗下MPS項目破產有關。


      2016年,暴風集團聯合光大證券旗下全資子公司光大資本設立浸鑫基金,以52億元收購了國際體育版權代理巨頭MPS 的65%股權。


      640.webp (1).jpg


      MPS是一家歐洲體育媒體版權經紀公司,其版權資源曾囊括2018及2022年FIFA世界杯、2016年歐洲足球錦標賽、意甲聯賽、英超聯賽、西甲聯賽等著名賽事。彼時,MPS的估值高達14億美元。當時這筆收購案在業內被視作明星案例。


      當時這家公司估值已經超過了10億美元。而光大和暴風在基金中占比不大,主要出資的LP招商財富掏了28億,暴風科技只占了2億,光大資本和光大浸輝直接和間接投資7175萬元。


      大家之所以敢參加這場賭局,很重要的原因是有上市公司托底,浸鑫和暴風約定,一年半內暴風上市公司“接盤”MPS,浸鑫基金則完成退出,大家都掙錢。


      但沒有想到的是,收購后不到二年半的時間,MPS宣告破產清算。而且馮鑫并沒有履行兜底賠償的義務,導致招商財富這樣的優先級合伙人們作為債權人,要優先收回投資。而作為加杠桿的劣后級合伙人之一,光大簽訂了“差額補足”的債務兜底協議,不得不償還遠遠大于自身投資額的債務。但暴風和馮鑫才是這筆巨額債務的最大責任人。馮鑫旗下子公司暴風投資作為普通合伙人,要承擔無限連帶責任。光大稱,自己之所以兜底債務是建立在暴風集團承諾回購MPS股權的基礎上,但暴風集團及馮鑫沒有。馮鑫此次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或許就與此次交易有關。


      不斷探索,不斷失敗


      上市兩個月,暴風市值暴漲十倍,達到400億元,一度被成為“妖股”。這讓馮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,提出了“DT大文娛”戰略,欲將暴風從網絡視頻企業轉型為互聯網娛樂平臺。


      “DT大文娛戰略”具體表現為N421,即以DT這1項核心技術打通平臺與服務,打造影業和體育2塊核心的內容再生平臺,依托PC、手機、VR、TV 4塊屏幕,發展廣告、電商、金融、硬件、O2O和游戲等N種商業形式和載體。


      640.webp (2).jpg


      而在內容上,暴風集團所主打的內容生態,與樂視的“生態化反”有些類似,由此也有人稱之為“小樂視”。與樂視不同的是,為迅速搭建起生態系統,暴風采取了快速收購的策略。


      2016年3月,暴風發布公告稱,將以31億人民幣,通過定增等方式收購影視公司稻草熊影業、游戲公司立動科技、游戲發行公司甘普科技。


      但彼時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,2015年股災之后,證監會開始大力推進“脫實向虛”,首先面臨監管的則是互聯網金融、游戲、影視、VR等行業。果不其然,在一個月后,這筆收購案沒有多少懸念就被否決了。


      錯過了影視熱潮,暴風又看上了體育。它入局時體育版權大戰燒錢正酣:樂視體育宣布用數億美元獲得了英超在香港的獨家轉播權,蘇寧的PPTV不甘示弱,花2.5億歐元簽下西甲獨家全媒體版權。暴風也想要摻一腳,但結果卻買到了一顆定時炸彈。


      VR是馮鑫看好的一個方向,當然,很大原因仍然是Oculus收購案帶來的火熱。但VR行業2016年開始降溫,暴風魔鏡再次成為“先烈”,連帶著讓控股接近20%的暴風集團上市公司產生了1.04億的重大資產減值。


      640.webp (3).jpg


      暴風唯一翻盤的機會,是互聯網電視業務暴風TV。2015年7月,暴風TV成立,原創維彩電事業部副總裁劉耀平擔任CEO;2015年12月,暴風TV發布第一款電視產品;2017年5月,發布第一款人工智能電視。馮鑫在去年反思說,應該早早把精力集中在TV這件事上。


      然而,暴風TV采取了與樂視相似的策略:通過補貼做大出貨量獲得電視廣告分成,補貼硬件虧損。但這在內容缺失的背景下很難盈利,相當于賣得越多虧得越多。據暴風披露,TV業務2016年和2017年虧損都超過了3億,2018年前五個月虧損也達到了1.2億。


      2019年7月12日,暴風集團對外發布2019年半年報虧損預告,預計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虧損2.3億到2.35億元。昔日的暴風神話已不在。


      640.webp (4).jpg


      從最開始的400億市值到現在18億也就短短四年的時間,開始于本地播放器,期間也不斷在嘗試轉型,但每一次都已失敗告終。曾經萬眾矚目的“妖股”,現在已是千瘡百孔,此后的暴風影音還能否翻盤以及如何翻盤,仍有變數。












      關鍵字:胡潤百富、暴風影音
      編輯:袁慧琳
      秋霞伦理电影